资本市场改革集成电路行业波澜壮阔
发布时间:2020-01-26 07:38

  本文是在 2019 年 12 月 28 日天津集成电路行业协会举办的“2019 全球硬科技高峰论坛”上的演讲内容,重点关注了资本市场改革,以及资本市场可能会对科技型

  大家下午好,看来今天是天津大学专场啊,朱秘书长、于总、孟总、王秘书长都是天大毕业,可惜我不是,我是北京邮电大学毕业的。但是,蹭一下天大的 IP,北邮和天津大学也是有渊源的,1955 年,北邮是从天津大学电讯系拆分出来的,所以,我也经常和朱秘书长以校友相称。

  客套的话不多说,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与各位分享一下今年的资本市场改革及 IC 行业的发展情况。虽然表面上看,资本市场改革和集成电路行业似乎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其实这是朱秘书长硬塞给我的题目,演讲主题要跟 IC 行业关联起来。

  但是,我从来都认为,不同行业的发展,其实都是互相影响的,只是基于信息不对称,大家有没有意识到的问题。

  中午和橙意家人的魏总吃饭聊天的时候,还在讨论一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似乎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信息不对称的情况越来越少,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在座的各位都是集成电路领域的专家,对行业非常熟悉,提起行业内问题,肯定如数家珍。但是涉及到其他行业,我只问一个问题,在科创板推出来之前,在座的各位谁预料到了会对科技产业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大部分人都是看到了结果,反过来倒推,原来科创板都科技企业发展有如此深远的作用啊。

  又有谁了解过,昨天和今天,证监会和新三板,相继推出了可能影响未来资本市场十年二十年的改革政策?不充分了解资本市场改革,就不会对产业未来的发展做出更加精准的预判。

  各位放心,我今天的演讲很简洁,只有 4 张 Slides,本来可以讲两个小时的,现在只需要 20 分钟,如果超时了,请提醒我一下。

  2019 年的资本市场改革,用“波澜壮阔”这个词形容特别恰当。而且 2019 年,绝对将会是计入史册的资本市场改革之年。就算回顾过去的三十年,2019 年改革的影响力也是数一数二的。

  说实话,中国的证券市场也只有三十年历史,这期间,有三个可以载入史册的事件,我觉得 2019 年的资本市场改革,绝对是其中之一。

  那时候公有制和私有制还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发行股票,股份有限公司,必然涉及私有制,社会争议很大。改革开放总设计师讲过,资本主义可以搞股市,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嘛……要坚决地试,搞不好可以关掉嘛!这也成了以后每逢股灾,大家拿出来调侃的一句话,“搞不好可以关掉嘛”。

  2005 年之前的中国股市,存在一个很大的障碍,就是并非全流通。通过股权分置改革,非流通股转流通股,非流通股股东向流通股股东补偿,补偿方式包括现金补偿、送股、分红等方式,最终实现股份全流通。

  这一年,特别是下半年,资本市场基本上可以说,每逢周末必改革。大的事件如科创板设立,注册制试点,新三板改革,太阳2注册登录证券法改革,H 股全流通;小的如重组办法修订,创业板借壳,发行管理办法修订……

  就在今天上午的消息,新证券法正式通过,将自 2020 年 3 月 1 日起正式;而昨天,新三板改革相关政策也都落定。

  这是一个全面改革的年代,特别是科创板,注册制,新三板,必将在资本市场改革历史上留下标志性的一笔。

  接下来简单概括一下,2019 年资本市场改革,包括新三板和科创板,给我们带来的那些第一次。太多的第一次,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一一详细介绍了,只看一下前面两个。

  什么注册制?概括来说,就是“宽进”、“严管”、“重惩罚”。根据今天公布的新修订的证券法,注册制已经法定化,而且证券市场监管和惩罚制度,也就大大提升标准。

  至于注册制会对于产业带来什么影响?那就是放低了高科技企业的上市门槛,特别适合于集成电路企业,科技含量高、投资周期长、投资额巨大……企业如果单纯依赖自有资金,那么很难熬过前期的投资期,注册制为科技类企业带来了更早接触公开资本市场的机会。

  第一次在中国资本市场出现同股不同权,这是对在座的各位创业企业最大的利好……

  我前几天发了一篇关于 AB 股的短文,一个自媒体小号,获得了 2.4 万+的阅读量,足以看出大家对这个话题的关注。

  关于同股不同权,以前在中国 A 股,在香港,都是个禁区。最典型的如阿里巴巴上市,从 A 股、港股、美股筛了一个遍,最后发现只有美国能够接纳他们的特殊控制权架构。所以选择美国上市也是不得已的选择,而港交所,在错失了这个巨无霸之后,立马修订了自己的上市规则,然后就有了小米集团成为第一家同股不同权上市公司。

  而科创板,最近获批的上市公司,优刻得,做公有云的公司,也采用了同股不同权的架构。

  特殊的控制权架构,特别适合投资周期长、投资额巨大的创业企业,比如集成电路,比如生物制药,比如互联网新经济企业……需要一轮又一轮的融资,创始团队的股权很快被稀释成渣渣,在未来的经营过程中很容易出局,给企业的持续性经营带来不确定性。

  我们把时间轴拉长了看,过去 10 年,整个 2010 年代,集成电路的发展用“跌宕起伏”来形容很恰当。

  其实我是从 2012 年开始关注半导体集成电路领域投资的,现在提起来,那个时候的集成电路投资,还是眼泪汪汪啊,苦逼到什么程度呢?环顾四周,就没有几个关注集成电路的投资机构,偶尔碰见一个同行,那简直惺惺相惜啊。

  现在还有 IC 咖啡的朋友跟我调侃,说 2013 年的时候,我是坚定的认为集成电路行业并不特别合适风险投资,因为从投资额、投资周期、投资退出来看,并不能被投资机构带来超额的收益。而我所在的机构,筛来筛去,最后并没有真正投几个集成电路企业。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进入 2019 年,相信不管是二级市场炒股的,还是一级市场融资的半导体企业,肯定都感受到了半导体行业的澎湃的东风。

  中国半导体产业在 2019 年的火爆行情,当然除了国家政策的扶持,大基金的资金支持,还应该感谢特朗普的神助攻。太阳2注册登录

  大家看一下这张图,是 2010 年代,10 年期间,中国半导体产业指数和 A 股指数的走势对比情况,从 2014 年起,虽然自大基金2014 年设立起,半导体走势明显好于整体大势,但基本方向是趋于温和的。但是到了 2019 年下半年,就是最后一道红线显示的时间点,半导体走势明显和整体大势相背离。

  不管李大霄同志怎么声嘶力竭地呐喊 3000 底,股市还是跌跌撞撞地,但是半导体却突飞猛进。

  这全归功于特朗普在 2019 年 5 月份封杀华为,彻底激活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投资热情。

  后面的剧情的发展大家也都知道了,科创板上市的几家集成电路企业代表,估值飞上了天,首发 PE 都在 50 倍,最高达到 700 多倍。

  前几天也有一个消息,说韦尔股份的市值已经达到了 1270 亿,而国际大厂赛灵思、TI 估值也不过如此,而 TI 的净利润高达 300 亿人民币,相比之下,的净利润只有 1.3 亿……

  至于中国集成电路的火爆行情是否合理,需要大家自行判断。但是,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所有二级市场的火爆、一级市场的风口,都源于大家的心理预期,偏感性多一点。

  典型如 2019 年的华为,6 月份美国封杀华为的时候,华为被捧的高高在上,成了无与伦比的民族英勇,是神的地位。而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出了李洪元事件,马上华为又被舆论死死地踩在了脚下……

  每个大事件都会有一定的时间窗口,概念也不会一直被炒作,一旦沉静下来,就会面临退潮。集成电路行业也不例外,谁能准确预判集成电路的火爆持续的时间窗口有多久?刚才孟总说还有 5 年的时间,这个其实谁也不能准确预判,乐观一点三到五年,悲观一点,明年中美关系缓和也不一定,好了伤疤忘了疼,谁能保证国内用户不会立马掉转枪头选择国外客户?

  所以,在风口持续时间不确定的情况下,在座的各位企业家更要抓住和珍惜这个风口,特别是创业期企业,好好利用特朗普给大家带来的红利期,该融资融资,也不要一味地估值水涨船高,因为通过跟很多投资机构交流,特别是社会资本,都在抱怨集成电路企业估值过高,投不起了……

  融资项目对自己期望过高,其实也是一种浪费机会的行为。集成电路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行业,能否长期持续这种高估值,也是一个非常值得商榷的问题。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鼠”你最美:扣非净利连续高增长 外资超买且获机构扎堆调研 价值投资榜奉上

  好消息!我国科学家发现一批可能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治疗作用的老药和中药

  国家卫健委:截至23日24时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830例

sitemap sitemap